世界辽阔

苍耳乐队 2021-08-09发行
世 界 辽 阔
——苍耳乐队地球游吟记

这是一张源于旅行的世界音乐专辑。
有些歌是前几年在路上做的,也零散发布过;有些歌是最近两年的近作,从未发表。这一年多的普世疫情,深刻地影响甚至是禁锢了人们的思维行为方式,改变了习惯和观念。
坚信如同人类史上每次重大疫情一样,这次也终会过去。届时,物畅其流,人畅其游,思维天马行空;世界大同,分工协作,天下朋友皆胶漆,忘掉那曾有的隔膜与偏见。世界辽阔。走异路到异地,去看看别样的风景和人们,相信诗和远方。
那就跟着我们的音乐游记出发,
Run with me, young with me
World will be wide

01、《白杨树的眼睛》
踏上火车去看,去听,我的歌中可有风雨声?身边是奇形怪状的人们,窗外是白杨树的眼睛,它在看,也在听。出发,你的世界才会辽阔。方向西北偏北。

02、《吉普赛人》
一路向西。跟着吉普赛大篷车,看他们流浪、算命、赌博、舞蹈、狂欢……
这是我和搭档郝佳(郝大诗)合作写成的第一首歌。多年前看到过郝大诗的诗作《吉普赛人》,很喜欢,想尝试谱之。少年时我就迷恋吉普赛文化,近年更是游历四方,与之多有交集,一直想写首他们的歌。
算是厚积薄发的一次呈现吧,我那时的状态奇好,我都不知当时是如何想出的那些复杂的转调,不合常理的和声推进,以及歌剧般一幕幕复杂的结构。副歌词是我那句“生命像焰火噼里啪啦”。
歌录完后,琴送给了青岛老吴。那厮貌比潘安,每根手指都长我一个关节,偶像吉他手胚子。当年穷,哆哆嗦嗦攒钱买了一把鲁芬。杵家第一天就被他爹半夜上厕所摸黑踢断了。一代美少年吉他手之梦断,之后沉沦混迹于各大Salsa舞场,江湖人送芳名“莫妮卡”。宝琴赠与“莫妮卡”,迟来的春天总好过不来。
自这歌开始,我和郝大诗又陆续合写了好几首歌,构成了苍耳乐队最初立队的基石。

03、《安达卢西亚的回忆》
继续向西。
十年前的秋天,我曾游历于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。可以确定的说,那是我经历过的最精彩的旅行。
十年之后,对着当年拍的照片,作了这首flamenco风格的音乐。我是想还原记忆中科尔多瓦的那个梦幻般完美的弗拉门戈之夜。为那些奔放的舞者,骄傲的乐手,精彩的视听者,典雅梦幻的庭院,以及搅拌着音符舞影香水汗水酒精的浓稠空气……
为了绚烂的色彩,炙热的季节,历史文化冲突造就的瑰丽遗产,斗牛,音乐,舞蹈,吉普赛。
也为了青春,为了当时结伴旅行的朋友们,以及那些街灯下一去无回的道别……

04、《马耳他》
自船上远眺岛国马耳他时,以为它就是用金黄岩石建成的传说中的太阳城。数座巨大的金黄色城堡在海边拱卫着首都瓦莱塔。这里曾是传奇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的外景拍摄地之一。浪漫致死的旅行度假圣地。马耳他之鹰、马耳他十字星、圣埃尔莫之火、瓦莱塔……哪个不是源远流长大名鼎鼎?这是一个文化高度交融的地方,所以我用了阿根廷的探戈和牙买加雷鬼元素。在马耳他,几乎人人都是大花臂,你要是白着胳膊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

05、《还》
经大西洋沿欧洲西海岸乘船向北,在爱丁堡上岸。七月正值艺术月,苏格兰风笛声扑面而来……
音乐的本质是什么?是技巧和音响工程比赛?还是令人手舞足蹈或潸然泪下或气定神闲?电影被好莱坞套路化成了各种侠各种一看就睡着,不忘伊朗电影《一次别离》那一股清流。出去理发,都是托尼老师凯文老师。钢都河北,土钢生霾。三峡,汶川,三峡,九寨沟……医学昌明,有文章说科技或能让人类活到120岁。一个女工20岁入职50岁退养,和平年代轻松活到90岁,医保缴30年享70年或者更长,然后插满管子再卧活二十载。我不知道未来的孩子们会不会起义,会不会重新定义伦理道德。朋友漂亮的14岁女儿,满负荷各种课外班,目光呆滞鲜有笑容,朋友圈屏蔽所有长辈。纯真的孩子,衰老的夕阳。
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一箪食,一壶酒,一张床……..
2016年夏天,我探访了苏格兰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纪念塔,为那风笛,为临刑时那句嘶天裂地的“freedooooooooom!”之不屈与悲凉。然后就有了《还》这首歌。
“让风再吹过大地,让血液能流回心脏;把未知还给未来,把远方还给远方”

06、Summer
坐船去南美大陆的里约热内卢吧,热情又慵懒的波萨诺瓦音乐会让你觉得生活本就该每天睡到自然醒。这是郝佳词曲的歌,我俩共同编曲。怎么理解歌词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要跟着歌一起晃动身体。


07、《Bella Ciao,啊朋友再见》
《啊朋友再见》是我们童年时耳熟能详的南斯拉夫电影《桥》的主题曲。隽永,全世界不断有人翻唱。后来才知道它其实是二战时意大利的游击队之歌,法西斯终将覆灭,自有属于人民。
自驾菲亚特小车穿过长满橄榄和葡萄的山谷田野,来到托斯卡纳的小城锡耶纳,住在有四百年历史的庭院里,摘下风尘仆仆的吉他,弹奏一曲《Bella Ciao》。
2018年底我录了这首吉他曲。主奏吉他是一把购自东京的收藏级二手flamenco吉他。我在录《幻城》、《马耳他》、《生生不息》时都用到了它,算是物尽其用(好东西不怕贵,就怕放)。节奏吉他是Martin D42。多年前我拖着一只伤脚,从香港通利琴行背回来。一录完我就把它卖给朋友老杜了,我追求“物畅其流”。因为百达翡丽那句经典的广告语:没有人能拥有它,我们只是替下一代暂时保管而已。
语言文字是有趣的东西,在意大利语里,Ciao既是再见,也是你好的意思。
那么,2018,Ciao。Ciao,2019!

08、《生生不息》
终于来到了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番红花城,搭乘夜行货车晃悠到地貌奇幻的卡帕多奇亚,乘坐五彩热气球掠过山川大地,夜行大巴带我投入伊斯坦布尔的怀抱。博思普鲁斯海峡用一把钥匙开启和封闭了两个世界、两片大海。置身于梦幻伟大古都,看着宏伟的清真寺,听着入云的宣礼塔传来的唱诵,周遭是自由而世俗的教民,我写下了《生生不息》的曲子。本世纪,世界也曾有过黄金时代。
2018年,告别的年代。很多我景仰的人走了,包括很多大师;有些我挚爱的人走了,包括我的父亲。
想写一首送给父亲的歌,却又无从下手。儿子对父亲的情感大都比较复杂,往往是爱怨交织,不时提醒自己此生不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,却又在失去时痛彻心扉。
见过一组照片,分别由一毫米、一厘米、一米……一百公里、一千公里的高度看我们生存繁衍的地球。会由衷地感慨在客观世界里生命的渺小和喜怒哀乐的微不足道。可是,一花一世界,一鸟一天空,在主观世界里,思想犹如星辰大海般磅礴。那么,我们是否可以这样?在共聚的时光里,让我们用主观世界的星辰大海去爱;分散时,以客观世界的维度来看待生命的意义:生生不息。
往者已矣,来者可追。

09、《世界辽阔》
这是几天前我刚刚写好录完的新歌,也是这张概念专辑的起意源头。
生命状态总有波峰和低谷。一年半的疫情,封锁,把我的身体和思想都囿于斗室,仿佛也困住了音乐和文字灵感。一年半来我看着万千变化,感到特别无力,别说指路了,连试图阐述都力有不逮。
忽然,迸出的这首歌,集约了这一年多来我要表达的,说清楚了我所理解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,人们与未来的关系。而且它竟然是一首好听的“歌”。
“和我一起仰望星空,
孤独的人不止你我
蒲公英正随风飘散
我曾见过世界的辽阔
和我飞驰山川大地
你是流星破空而过
看那自由正在发芽
请相信世界一定辽阔”

是的,请你相信,不堪终会过去,世界一定辽阔。
Run with me, young with me.

李苍耳
二零二一年六月 北京

更多>
全部歌曲

相关直播推荐

你已经被我一个人包围